第三章 被救命恩人领了证(1 / 2)

肆元瞥了眼后车座浑身血污的男人,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副驾驶上闭目养神的晗姐,咽咽口水,欲言又止。

车轱辘滚动,悄然驶进庭居六号。

施清晗看着床上的男人,冷眉半蹙,指挥肆元,“把脉。”这脏兮兮的,她下不去手。

肆元苦哈哈的,将把脉的结果一一详情告知。

她淡然颔首,转身走去挂着实验室牌子的屋子,里面中西皆有,分割清晰,施清晗冷着一张小脸,穿梭在里面不过几分钟,就走了出来。

拉过一张椅子坐下,“把他扶好。”

肆元利索的把男人扶坐起来。

“脱掉。”

肆元嘴角抽了两下,“晗姐,这要不还是我来吧?这毕竟是个大男人,脱光了身子......”

施清晗眉尖浅浅的蹙了一分,肆元立即戛断后续的话,三下五除二的褪掉他身上的衣服。

她抬眸,正式打量着眼前的男人。

五官俊朗,眉目英俊,线条棱角分明,宛若雕刻师手下精雕细琢的尤物,皮肤白的跟她有的一拼。

八块腹肌令她柳眉稍挑几分。

没想到庭居里的一个清洁工都这么有料,单凭这颜值,直接吊打君亿恒。

她倒是捡到宝了。

肆元看完咧开嘴,“晗姐,我们这样算不算强抢良家妇男?会遭天谴吧?”

施清晗星眸一转,清丽的眸子带着斥责,肆元立即闭嘴,眼观鼻鼻关心的在心里祈祷。

她凛神,打开针灸布袋,葱白十指,快速碾动。

针起针落,须臾就扎好,施清晗脸色淡淡,并未觉得面对个裸男有什么不好意思,在她看来只是个病人而已,“隔壁有药,过会给他输液。”

伤势很重,几欲奄奄一息。

但对于她来说,只是小意思。

第二天。

帝爵溟清醒过来,一双鹰眸警惕的环绕四周。

房间结构清爽,没有多余的装饰,唯有的不过几盆简单的绿植。

“醒了?”

帝爵溟剑眉紧锁,看向声音的来源者——施清晗。

此时的她依靠在沙发上,双腿交叉搭在茶几,上身蓝条衬衣,搭配一件破了几个洞的牛仔裤,手撑着下巴,粉嫩的唇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。

那双圆溜溜的眼睛,似清纯又透着股坚韧不拔的劲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