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0 章 我反对!(1 / 2)

第10章我反对!

嬴政身为大秦皇帝,也从未喝过如此美味的酒水。

刚开始听到赵玄准备将这些酒水出售给那些地位卑贱的商人的时候,嬴政还是有些反对的。

但是,听到赵玄说现在拿出来的只不过是最低等级的,嬴政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。

反正不管这酒是卖给谁,只要自己喝的是最好的就行了。

大不了等回头自己下一道旨,让赵玄把最好的酒当做贡酒,专门送到宫里给自己喝就行了。

接下来,赵玄便是和嬴政开始边吃边聊。

按照赵玄的计划,咸阳城的酒楼才只是个开始,后面还有各种分店,连锁产业。

修建酒楼自然是需要不少钱的,赵玄肯定拿不出来,但是对嬴政和王贲来说,这点钱自然是算不上什么。

双方做好了约定,嬴政和王贲出钱和人,赵玄出力,然后利润四六分。

嬴政和王贲分四,赵玄六。

别问赵玄为什么拿这么多,问就是技术是第一生产力。

谁让全天下除了赵玄,其他人都酿造不出二锅头。

更不要提还有哪些各种各样的美食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即日回去便准备钱财,我会尽快派人送到你府上,到时候就等着你的酒楼开业了!”

嬴政也是比较期待赵玄的酒楼能给他带来什么惊喜,因此他也是没有多耽误。

将一切事情都商量好之后,嬴政便是准备回宫,然后将赵玄需要的东西都给送来。

虽然酒楼的利润自己只能拿四成,但也算是聊胜于无,好歹能贴补一下大秦的国库。

大秦现在的国库,耗子进去溜达一圈都是哭着跑出来的。

嬴政作为大秦皇帝,天天批改的奏折都是这里要钱哪里要钱的。

因此,即便是贵为皇帝,嬴政也是不得不想办法创收了。

“对了老赵,有个事跟你打听一下。”

在嬴政准备离开的时候,赵玄忽然喊住了他,然后鬼鬼祟祟的拉着他走到了一边。

“什么事?你该不会还要问我那件事吧!”

看到赵玄的动作,嬴政顿时脸色一黑,想到了之前的谈话。

“也不是,你知道的,我这个人对始皇陛下是十分尊崇的,所以我也想找个机会,瞻仰一下始皇陛下的英姿。”

“我找你就是想问问,你有没有办法让我见始皇陛下一面,也不用单独见,比如陛下什么时候出巡的时候,让我远远的看一眼就行了!”

赵玄拉住嬴政,自然是为了打听消息。

毕竟,系统的任务马上就要到截止日期了,他也是是在被逼无奈啊。

“你小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?”

嬴政一点都不相信赵玄的话,这小子一看就知道没想什么好事。

“害,我能有什么坏心思呢,我就是单纯的敬仰陛下的英姿,我发誓!”

最终,嬴政还是架不住赵玄的软磨硬泡,对他透露了一个消息。

明天中午的时候,秦王会出宫巡游,到时候会绕着咸阳城溜达一圈,同时会张贴公告,宣布秦朝的一些新的法律条典。

如果赵玄想做什么的话,也就只有这一个机会了。

说完之后,嬴政便是带着王贲离开了。

当然,嬴政一同带走的,还有在赵玄这里进修过的那些厨子。

还有赵玄私藏的茶叶,美酒,嬴政也是一点都不客气。

要不是看着赵玄都快跟自己拼命了,嬴政估计连他家都能给搬空了。

不过嬴政对此却是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,毕竟按照他的话来说,你小子心里还惦记着啥时候骂我一顿呢。

偏偏我还不能因为这个事发火,这些东西,难道不应该作为我的补偿吗?

“陛下,那赵玄今日所言......”

在回去的路上,嬴政和王贲都是各怀心思。

嬴政想的是,不知道明天赵玄会干出什么事情来。

自己到时候应该怎么办呢?如果真要治罪的话,总不能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儿子又给关起来吧。

但是如果不理会的话,自己作为始皇帝的威严岂不是要受损?

而王贲不知道嬴政的想法,更不知道赵玄的身份。

因此,他之前听到赵玄居然想骂秦始皇的时候,当场就惊呆了。

不过出乎他意料的却是,嬴政居然没有当场发怒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