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“小孟,说起来,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。”

姬广陵还是以往的时尚,穿着破洞牛仔裤和花短袖,还戴着一副大墨镜。

“前辈好。”

姬广陵用拐杖撑着自己,笑着点头。

“哈哈!不用客气,介绍一下,这位是……”

“不用介绍。”

旁边的中年络腮胡走过来,笑着耸耸肩,“噩梦,没想到我们见面的次数,比你见姬前辈都多。”

噩梦?

跟在封林身边的蚩令,眼睛瞪得滚圆,差点身子都没站稳。

孟长生真的是噩梦!

这个看着慈眉善目,整天卧槽的老大爷。

竟是那个杀人不眨眼,让无数人恐惧的噩梦?

蚩令望着孟长生的背影,她做梦都想不到,这段时间,竟然和传说中的噩梦,谈笑风生。

还天天赢他棋,自己会不会哪天睡觉,被他宰了?

蚩令顿时不寒而栗。

“宋钟,没想到你是国家的人,之前我还一直猜测,到底是哪个组织,有你这种实力。”

孟长生淡淡的笑道。

“多年不见,你老了。”

宋钟指着他红色的眸子,“我作为混血,看着比你年轻多了。”

“没办法,这种事情,没人能选择。”孟长生摇摇头。

“哈哈哈!原来都认识?那我就不多介绍,无论你们曾经有没有恩怨,看在我的面子上,一笔勾销。”

姬广陵推了下墨镜,瞥向蚩令,“美女,不自我介绍一下?”

“几位前辈好。”

蚩令立即爆发炁劲,将戴的美瞳还有头发上的颜色,蒸发干净。

露出她九黎族的面容。

“我叫蚩令,我们祖祖辈辈,都生活在这个遗迹中。”

蚩令指着远处的洞口。

“好,有个当事人也不错,大家先进去看看。”

姬广陵点点头,先一步跳进去。

封林等人,全都跟上去。

踏入遗迹后,封林和蚩令在前面带路。

最后,众人全都聚集在黄泉水旁。

“果然是异面奔流。”姬广陵轻轻点头,“没想到这里还有漏洞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从里面出来过。”

封林闻言,立即看向蚩令。

蚩令心领神会,并不打算将后天雪的事情,说出去。

“老太爷,什么是异面奔流?”封林在旁边问道。

“其实这件事,原本不能告诉你。”

姬广陵看了眼封林,笑道,“还记得当初我说的,炎黄二帝和蚩尤的战斗吗?”

“当然。”封林点点头。

“关于他们战斗的记载,有夸张的成分。”

姬广陵看向孟长生,“小孟,当年你和封尘来见我的时候,我曾告诉过你,给这小子讲讲。”

“好。”

孟长生笑着点头,“根据古籍记载,他们战斗的时候,都请了救兵。”

封林点点头,关于这点,姬广陵也曾说过。

“蚩尤这边,有魑魅魍魉,还请了风伯雨师,黄帝那边,西王母派九天玄女,传授黄帝三宫秘略,五音权谋。”孟长生侃侃而谈。

“这不是夸张,这都成传说了。”封林翻个白眼。

不过这些传说,确实有记录。

比如《山海经·大荒北经》有记载:蚩尤作兵,伐黄帝。请风伯、雨师,纵大风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